設爲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導航|官方微博登錄|注冊
中德職業教育以互鑒促創新
發布時間:2019-06-28 16:31 來源:
中國教育報
作者: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四次峰會(G20峰會)召開在即。在2016年的杭州峰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關于建設創新型世界經濟的主張,2017年的漢堡峰會率先延續並落實杭州峰會共識。創新,是中德兩國爲世界經濟開辟的增長源泉。而培育大國工匠,乃兩國當務之急。中德職教創新對話論壇于本屆G20峰會前夕召開,可謂恰逢其時。

孕育一種教育文化

德國聯邦政府于6月12日首次推出國家繼續教育戰略,配套3.5億歐元財政支持,作爲去年11月6日出台的人才戰略的重點支撐。其首要目標群體是在崗職工,使繼續教育成爲職業生活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讓繼續教育爲每位在崗職工量身定制,從而在德意志大地孕育一種融合繼續教育與職業教育的文化。這是德國聯邦教研部長卡利契克履新一年多來最耀眼的政績。其成果將由受委托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以下簡稱“經合組織”)以年度監測方式來呈現。而這位工匠出身的德國聯邦教育執行官加盟新一屆政府,其雄心壯志便是徹底革新職業教育,實現職業教育與高等教育等量齊觀、比翼雙飛。擁有兩個職業教育文憑的卡利契克表示:“在職業教育與高等教育之間選擇涉及的並非高與低的問題,而是對兩條通向事業有成的等價道路的抉擇。”

今年適逢德國《聯邦職業教育法》出台50周年,卡利契克主持的修訂案于5月15日通過聯邦內閣表決。修訂案涉及兩大核心問題:學曆稱謂和學徒津貼。近300項職業教育的學曆稱謂實現更名,分爲專業技師、專業學士和專業碩士三大類,以便強化與高等教育學位的可比性,並增大國際互認度。實施均衡的職業教育最低津貼制度,以保障在勞資協議未能覆蓋的企業接受培訓的學徒能夠獲得經濟保障。兩大核心問題實爲殊途同歸——提升職業教育對青年人的吸引力。鑒于德國社會的學曆崇拜之風愈演愈烈,職業教育生源慘遭重創。利用這個特殊年份,卡利契克把2019年確立爲職業教育年,並在全國範圍實施職業教育宣傳活動,打出口號“你+你的職業教育=事實上戰無不勝”,深入學校以及青年聚集之處,且把職業生涯教育擴展到包括文理中學在內的所有普通高中。

實施一項營銷策略

德國常年占據全球出口第一大國(人均)位置。這既是人均産品出口的冠軍,也是産品生産者的桂冠。培養生産者的德國職業教育,尤其作爲金字招牌且備受各國追捧的雙元制,對此作出了重要貢獻。僅2018年,來自國外的230項合作需求湧入德國聯邦職業教育國際合作中心。爲加速推動德國職業教育走向全球,卡利契克打出“培訓,由德國制造”品牌,進而一方面責成該中心制作新版《職業教育與在職繼續教育出口指南》,另一方面敦促該中心更新《聯邦政府職業教育國際合作戰略》。兩份文件分別于2018年8月21日和2019年5月22日發布。同時,聯邦政府把職業教育納入雙邊與多邊對外援助政策,聯邦外交部把職業教育國際合作放在德國外交政策的重要位置。這項大張旗鼓的德國職業教育全球營銷策略,助力德國職業培訓機構跨出國門,職業教育德國方案傳向全球。

德國目前與5個歐盟國家和11個非歐盟國家簽訂職業教育雙邊合作協議。後者首推中國。去年7月,在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之際,《關于深化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領域合作的聯合意向性聲明》簽署。早在改革開放伊始,中德職業教育合作之序幕便已開啓。1985年,德國雙元制職業教育試點在我國6座城市展開。1990年,由德國政府援助的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宣告成立。1994年,中德職業教育合作綱領性文件誕生,爲我國迄今唯一簽署的政府間職業教育雙邊協議。2004年,同濟大學中德工程學院把應用技術大學模式首次引入我國,被德國聯邦政府《中國戰略2015—2020》譽爲中德教育合作之燈塔。2011年,在首輪中德政府磋商期間,兩國決定共同設立中德職教合作聯盟。2015年,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開我國應用技術大學之先河。2017年,中德職業教育合作研討會被納入中德高級別人文交流對話機制首次會議的配套活動。我國也已成爲德國職業教育出口的最大市場。

把握一個互鑒契機

教育交流合作絕非單車道,而須在互學互鑒中實現共贏。中國連續三年蟬聯德國最大貿易夥伴。德國聯邦教科部坦言,就電子商務和智能服務而言,德國職業教育須向中國學習。就此,德國聯邦職業教育國際合作中心2017年11月首次派遣專家組來華取經一周。德國職業教育出口全球亦可撬動其自身的教學改革。2019年2月20日,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推出“應用技術大學國際化”項目,鼓勵該類高校的人員國際流動與校際國際合作。德國聯邦教科部至2022年注入5000萬歐元。德國聯邦教科部2017年秋設立職業教育國家留學計劃“職教生走遍世界”,爲學徒提供三周到三個月的資助,對職校教師以及企業的帶教師傅和學徒管理人員提供兩天到兩周的資助。目前,德國職業教育在讀生僅5.3%擁有留學經曆(2017年數據),與聯邦議會設定的2020年達到10%的目標相去甚遠。德國出台的教育國際化項目原則上作爲歐盟“伊拉斯谟+”計劃的補充,即項目資助範圍不包括“伊拉斯谟+”計劃覆蓋的33個歐洲國家。我國職業教育可視其爲契機,打響“留學中國”品牌,且助力“魯班工坊”走進德國。

紀錄片《中德制造》去年11月28日首播,展現了德國對我國實現制造強國夢的對標意義。隨著産業向數字化與智能化轉型,我國正把握機遇實現彎道超車。德國卻如履薄冰。據經合組織發布的《技能展望2019》,11%的德國在職人員只有接受一至三年的長期培訓(經合組織均值爲10.9%),才能擺脫信息化與數字化所引發的職業危機。德國重磅推出的國家繼續教育戰略即爲針對此症下的一劑猛藥。在我國,今年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于宏觀政策層面,與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並列,並出台《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由此彰顯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對推動國民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基礎性、先導性、全局性意義。面對全球産業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唯有在“一帶一路”建設的框架下實現“中國制造2025”與“德國工業4.0”對接,以開放包容、互學互鑒爲准則,中德兩國職業教育方可攜手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培育源源不竭的大國工匠。

(作者單位:上海師範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28日第5版

德國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