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導航|官方微博登錄|注冊
如何推進平台建設,完善職業教育生態體系?
發布時間:2019-08-20 14:42 來源:
教育之弦
作者:

日前,《中國高等教育》雜志刊發英國技能優才中心主任馬良《英國“學位學徒制度”及“産教融合型企業”淺析》一文,以英國就業形勢爲背景,對英國“學位學徒制度”的形成進行了線條式的總結,通過介紹英國産教融合型企業的實踐經驗,提出了可供參考的“中英技能合作計劃”。文章結合具體辦學實務,對英國“産教融合型企業”進行分析,對于新形勢下的中英職業教育合作具有一定的引導作用。
2019年2月,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明確要求“促進産教融合校企雙元育人”“堅持知行合一、工學結合”;提出要借鑒“雙元制”等模式,總結現代學徒制和企業新型學徒制試點經驗;“積極吸引企業和社會力量參與,指導各地各校借鑒德國、日本、瑞士等國家經驗,探索創新實訓基地運營模式”。本文以英國就業形勢爲背景,對英國“學位學徒制度”的形成進行了線條式的總結,通過介紹英國産教融合型企業的實踐經驗,提出了可供參考的“中英技能合作計劃”,並對英國的“産教融合型企業”進行分析,以期爲我國職業教育發展提供借鑒和參考。
英國社會的就業形勢
“英國學校聯盟及高校領導者協會”(ASCL)成立于1874年,由1.8萬所英國中小學、大學和教育系統領導者組成,專門負責爲英國教育政策、教育大方向、教育者培訓等出謀劃策,其決策與建議直接關系到400萬英國青少年的教育未來。2015年4月13日,ASCL在其官網上發布的教師崗位空缺情況調查顯示,44%的英國中小學表示英語教師崗位空缺、52%的學校數學教師崗位空缺、50%的學校科學教師崗位空缺,超過86%的英國學校表示難以招到主課老師,62%的學校表示副課老師也難招。ASCL秘書長布萊恩·萊特曼聲稱:“現有的師資供給模式已經不能正常運作。學校在全國各地招募有職稱的教師、中高級管理者時,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
在日益嚴峻的就業壓力下,英國政府及社會各界對職業教育的感受是非常深刻的。國內外政治生態的惡化,使得英國的經濟形勢每況愈下,新生産業直面挑戰,傳統行業被迫轉型,就業崗位成了關注的焦點,人才選聘更加公開、公正和無情面。用人單位把應聘者的適崗程度作爲招聘員工的重要條件,從而促使院校教育與産業的融合日趨緊密。英國政府一貫高度重視院校的學術教育,同時積極鼓勵“技術、職業、教育與培訓”的深度融合,促進了一體化發展的“TVET組合”(Technical,Vocational,EducationandTraining),形成了統一質量保障的四大標志:以市場信息爲依據、以産業標准爲基礎、以就業渠道爲導向、以學徒制度爲動力。
英國的“學位學徒制度”
英國産教融合發展經曆了三個階段:學徒制、現代學徒制和學位學徒制。其中,“學徒制”謀求學校和企業各管一段、相互補充,“現代學徒制”明確以企業的崗位需求爲核心,而“學位學徒制”則是企業和院校在更高層次的深度融合。
2012年,英國發布《理查德學徒制評論》,提出了學徒制度方案,其核心是解決兩個問題:一是使學徒制度從規劃、補貼、推廣和評價方面均能夠滿足經濟發展的需要;二是由企業主導學徒制的規劃和實施、提升學員的適崗程度從而滿足企業自身發展的需要。《理查德學徒制評論》促使413種“現代學徒制標准”取代了傳統的“學徒框架模式”,而且新的學徒制標准每周都有所增加,預計到2020年就會完成這一過渡。

“現代學徒制”由企業所領導的專門機構分專業編制,並附有課程考評計劃,爲學徒提供明確的職業發展路徑。現行標准修訂了有關內容,其中包括:20%的“脫崗”培訓,可衡量的可轉移性技能和由第三方獨立機構負責的結業考評(EPA),旨在確認學徒對于某專業的綜合適崗能力。在這樣的體系下,學徒較早地被導入了職業生涯規劃,而企業則可以見證學徒的成長過程以及對企業的忠誠度,對于雙方未來的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英國從2015年推出“學位學徒制”,分爲本科(對應于職業資格六級)和碩士(職業資格七級)兩個層次。這個制度在原有的大學文憑課程中融合了由企業參與的在崗學徒培訓,有部分大企業已經開始嘗試博士級學徒制(職業資格八級)。“學位學徒制”具有“企業全程參與培養、充分了解學員情況、適宜培養員工忠誠、易于獲得學生貸款、提升學生幸福指數”等特點,因而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認可和積極參與。新的學徒標准和課程不斷形成,甚至已經導入公共事務領域中(如教學、護理、警察和社會服務事業等)。“學位學徒制”滿足了緊缺行業的技能人才需求、提升了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同時對于人才轉崗和發揮潛能有著更爲現實的作用。企業和學員對此充滿信心,認爲這才是“公平教育”。2016年CBI教育和技能調查顯示,超過四分之三的企業希望在未來幾年爲更高水平技能的人才提供更多的職位,超過61%的家長表示他們會支持子女從主流大學的“傳統學位”轉選“學位學徒”。
産教融合型企業的典型案例
英國國家鐵路技能培訓學院(NTAR)是由英國交通部和德國西門子公司于2015年等比例出資成立的合資企業,由英國國家鐵路技能研究院代表英國交通部監管。其經營宗旨是:助力英國交通部的“交通與基礎設施發展戰略”“鐵路産業鏈發展戰略”以及“軌道交通行業發展實施方案”。NTAR彙集了英國最全套的軌道交通相關零配件和輔助裝備,其中許多設備均由企業捐贈而得,有不少組件(甚至整車)都是由學員開發而成。經過三年多來的不斷積累,NTAR已經基本配齊了軌道交通行業的各種部件,具備了完成各類教學和實訓任務的條件。NTAR從創立之初就遵循“數字化”戰略,實行全面無紙化教學,所有課程均以VR等形式呈現,並以大數據模式進行管理。學員學習過程全部由電腦記錄下來,再由人工加人工智能的方式進行分析和評價。

NTAR在推動和管理軌道交通事業發展的同時,逐步形成了完整的大數據管理體系,對于整個行業和相關産業的發展起到了質量保障的示範效應。經過嚴格的投標程序,NTAR中標成爲英國數字化行業的質量管理機構。2018年底,NSAR和英國技能優才中心(UKSCE)聯合中標英國外交部繁榮基金項目,對甯波職業技術學院的技師進行“EAL二級證書”的培訓。受訓學員和本地培訓師深刻感受到了中英兩國職業教育的差別,認爲英國方面有“鼓勵創新、注重安全、樂觀工作和職業風範”四個方面的明顯優點。
根據十六年來中英職業教育合作的經驗,英國國家鐵路技能研究院、英國技能聯合會和英國技能優才中心提出了“中英技能合作計劃”。該計劃擬選擇50個中國城市,以“一城加一校”的模式,借鑒“英國學位學徒制”,整合中英兩國“産教融合”資源,形成“中英技能協作平台”。所謂“一城”是指:選定某一城市,根據該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定制“應用型緊缺人才培養模式”,與用人單位一道提供課程、師資和日常培訓,以“一年期頂崗學徒實訓”(通常是學生的畢業年度)完成學位實訓和適崗培訓,從而完成“從學員至員工的最後100米”産教融合。所謂“一校”是指:在上述選定城市,選擇一所職業院校,配套上述“一年期頂崗學徒實訓”進行“三年期經營型學位學徒培訓”(通常針對在校學生),從而完成“從學生至學員的最初900米”産教融合。
“中英技能協作平台”依據教育主管部門提供的課題報告,優化“技能教育國際化引擎CDM”。該“CDM引擎”由SIC、SID和SIM三個部分組成,其中:SIC是指基于課程和師資聯合提供的“國際産教融合學位學徒制”,SID是指基于學員真實信息的“第三方公信力大數據體系-技能身份證”,SIM是指基于區域總體情況的“人力資源評估評價體系”。
英國各行業均成立有“國家技能研究院”,負責協同政府進行“政策解讀、標准制訂、證書發放、産業引導及招標服務”,其中比較活躍的26個“國家技能研究院”成立了“英國技能聯合會”。“中英技能合作計劃”提供“高本碩連讀”的“十年一貫制一站式服務”,導入經漢化和本地化的“職業資格證書”和“産教融合方案”,有效支撐“1+X”體系的構建和具體實施。中英雙方可以“合作辦學”“合資企業”以及“購買服務”的方式,共同推進“平台建設”和“職業教育生態體系”的完善。本文認爲“1+X”應該是“教學與實踐的完全融合”,解決中國職業教育問題的核心在于“給學生一個完整的職業生涯規劃和出路”。

研究動態